麻豆圣诞麋鹿

麻豆圣诞麋鹿

得温病已过十日,上焦燥热,呕吐,大便燥结,自病后未行。按∶土狗即蝼蛄,《日华诸家本草》谓其治水肿,头面肿。

遂去虫、樗鸡,俾再服数剂,以善其后。 若其结在胃口,心下满闷,按之作疼者,系小陷胸汤证,又可将方中分量减半以代小陷胸汤,其功效较小陷胸汤尤捷。

迨至汗出之后,过两三点钟,犹觉有余热者,可仍将所余石膏汤温饮下。名曰从龙汤者,为其最宜用于小青龙汤后或疑,方中重用龙骨、牡蛎,收涩太过,以治外感之证,虽当发表之余,仍恐余邪未尽,被此收涩之药固闭于中,纵一时强制不喘,恐病根益深,异日更有意外之变。

 问其心中,惟觉烦热,嗜食凉物。其药日服一次,若恶心太甚者,可间日一服。

诊其脉滑而有力,知其系实热之证。 甚或因不能起伏,而至左右弹动。

按∶没石子味苦而涩,苦则能开,涩则能敛,一药而具此两长,原与拙拟清带汤之意相合。其咳吐之时,疼连胸胁,上焦微嫌发闷。

Leave a Reply